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APP开发,为什么专业的外包公司不能立刻给你报价?

2021年04月15日 10:08

“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都包含哪些费用?”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这也是情理之中,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

但是,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靠谱的开发公司,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然后才能给出报价。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


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

这个时候,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甚至会想: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想坑我?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我再换家公司问问。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答案恰恰相反,没有直接给你报价,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才是皮包公司!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

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直接给你报价,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举个例子,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才给报价,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唯独有一家公司,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就说三万块就能做。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打了预付款,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


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价格也很合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因为团队不够专业,开发经验不够丰富,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

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技术团队足够专业,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

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我始终都在说,只有需求清楚,价格才能清楚,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没有具体的需求,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老板怎么给你说?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那价格能一样吗?所以,要先说功能需求,再问价格。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大家常问的:“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一般遇到这种客户,我都很佩服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为什么呢?有钱啊!!大佬啊!!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何况是整个美团!

其实,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提这种问题的客户,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而不是说整个产品。比如,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所以,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的项目,报价却不同?

同一个项目,不同的公司,报价却不同?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肯定价格也不同。还拿吃饭来举例,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


另外,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地域、开发周期、人员配置等等。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需要赶工期,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才能缩短工期,价格肯定会高一些。

综上所述,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一定要多做比较,权衡之后再做决定。

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每一款APP开发前期,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开发过程中,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APP运营上架后,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APP开发,找优联互通!



相关推荐

房价居高不下,租房成了多数选择

你还在为各种数不尽的贷款而愁苦。房贷、车贷……除了贷款你还剩什么?国内的“千万富翁”有很多,有钱消费的却很少,而他们大多是拥有千万资产的中国式“穷人”,这说的就是国内的“房奴”们。“安居乐业”这个成语表现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之一,安定生活才能愉快工作,到了现代往往衍生成“有了房子才能愉快生活”。但是现在不断飞涨的房价却让适婚的年轻人们犯了难,想要结婚,首先得买房。可是大部分夫妻双方带着各自的父母两家一起,才凑得出房子的首付。这也意味着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都要背负巨额房贷而生活拮据,不敢过度消费、不敢请客、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用。你坐拥千万资产的房子,资产却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一贫如洗,连正常生活却也感到艰难。根据统计,现在国内已经有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产,数量明显供过于求,但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很多不愿背上巨大债务人的年轻人,选择了租房。以现在的租金水平来看,大部分城市租金水平是低于月供的,即使在北上广,如果租的稍微远一些,几千块就能租到满意的房子。相比起购房而言,租房的流动性和自由性也更大,工作在哪里房子就租到哪里,想要更换城市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在这种大环境下,租客网应运而生。租客网是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其租客至上为目标,根据租客的租房登记需求免费为租客匹配租客要求的优质房源的网站,以最友好的方式呈现给用户,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租客”在传统意义上是指租房的客人,而现代“租客”有了新的概念——除了老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租来。房子,车这种大件,还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办公用品,机械设备生活用品,甚至是连床都可以租。租客网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的服务。其旗下的推出的租客惠,就是为了租客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一种呈现先形式。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为合作商家和网站内的租客提供了多种优惠方案,节省他们的投资、生活成本。租客网拥有品牌、有实力,其提出的全民合伙人新兴加盟计划,更是能为“一贫如洗”的你带来靠谱的副业,增加你的收入。

2020年05月26日 11:23

世卫组织帮助也门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

当地时间24日,世界卫生组织驻也门代表阿尔塔夫·穆萨尼发表视频声明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团队正在帮助也门改善基础医疗条件。阿尔塔夫·穆萨尼在视频声明中说,病毒检测是核心任务,目前世卫组织团队在萨那、亚丁和穆卡拉设有病毒检测实验室,未来几天内还将会在塔伊兹、荷台达、赛勇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也门目前共有6700个病毒检测试剂盒,期待不久后达到30000个。阿尔塔夫还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正在与当地医疗卫生部门人员密切合作,已经确定有37家医院可以投入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过在这37家医院中,有几家医院仍缺少呼吸机、病床、防护设备以及医疗人员。受战乱影响,也门有超过半数医疗机构停止运营。本月10日,也门哈德拉毛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面对疫情威胁,本月初,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和胡塞武装宣布实施停火,但一些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

2020年04月27日 01:2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